六月中文网 - 科幻小说 - 太子妃跳崖后,狠戾皇叔他疯魔了在线阅读 - 第383章 报应不爽

第383章 报应不爽

        按照之前的习惯,萧倦一抬手臂,藏在袖子里的迷药便直接落入了月娘的酒杯里:“今日夫人一舞美不胜收,萧某敬月夫人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娘疑惑地看了萧倦一眼,搞不清楚这个男人放着林员外不管,干嘛要盯着她一个小妾给她敬酒?

        但客人已经开口,月娘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只能笑着接过酒杯,将酒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倦遮掩住眼底泛起的冷笑,坐下后又和林员外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娘坐在林员外身旁帮他夹菜倒酒,忙活了一会儿后感觉身体逐渐地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让月娘全身无力,她的胸口像是塞了一团火焰,烧得她口干舌燥却没有力气,身体不受控制地想要缠在林员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月娘才伸出手就清醒了过来,指甲狠狠一掐自己的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刺痛袭来,月娘强忍着,站起身对着林员外行礼:“老爷,妾身不胜酒力,想要先下去更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月夫人是应该早早去歇息。阿青,跟着月夫人的人一起走,等到送走了夫人后将我屋子里的那一坛好酒拿过来,我今夜和林员外定要不醉不归!”萧倦眼中寒光闪动,面上却对林员外笑得一脸爽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员外没有多想,只是叮嘱月娘一路小心后便继续和萧倦推杯换盏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阿青回来,还带来了一坛女儿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倦亲自给林员外满上,笑呵呵地说:“林员外,这坛酒可是我藏了多年的佳酿,您可要先尝尝味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员外无法拒绝萧倦的好意,端起酒杯将酒水一饮而尽:“这,这酒的味道很是醇香,但是喝着有些,有些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林员外品出这杯酒到底有什么不同,他就忽然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林员外失去意识,萧倦摇晃了他两下后,确定是他下在女儿红里的药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酒当然不一样。我每次看中了其他男人的女人时,都会给那些男人们先喝下这坛酒水,权当是我玩了他们的女人后给他们的谢礼。”萧倦嘴角冷笑加深了几分,让人带着林员外下去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青等到周围没人后,压低了声音在萧倦耳边说道:“公子,事情已经办妥了,月夫人现在正躺在房间里,等着您过去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倦满意地拍了拍阿青的肩膀:“确定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青一脸自信:“您放心,小人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,保准和之前一样,让您过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倦满意地笑了笑,从怀里摸出了一片金叶子递给了阿青:“带路,到时候在门外守着,别让任何人坏了我的好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青眉开眼笑,赶紧领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倦迫不及待,并且注意到他才走,一直藏在屋顶上的逐宵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萧倦到了月娘所在的房间的时候,月娘已经失去了意识,面色潮红的躺在床榻上,一副任人宰割的可怜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让阿青守在门外,萧倦进门后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腰带,宛如饿狼一般扑到了月娘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娘神色痛苦,此时动了动后痛苦的轻哼起来:“老爷,月娘好难受,求求你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贱人,看清楚老子是谁!”萧倦扬手给了月娘一巴掌,掐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娘头脑一片空白,脸上火辣辣的疼着,在看清楚了眼前的萧倦时发出了一声惨叫:“怎么是你?老爷,老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倦骑在月娘身上,捂着她的嘴巴冷笑:“住口!夫人是想要把其他人招惹过来,然后让员外府的人看着你我颠鸾倒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娘满脸泪水,哽咽着说道:“我没有!是你逼我,是你强迫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人会在乎你到底是自愿的,还是被我强迫的。你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听话别乱动,不然我可以轻易的让你身败名裂!好月娘,林员外岁数大了,我会比他更疼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上的衣服被撕扯开来,月娘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忽然传来了阿青的惨叫,紧跟着房门就被人从外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还没看清楚门外来人,萧倦的脸上就被撒了一把迷药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一黑失去了平衡,萧倦直接摔下了床榻。

        药效起了作用,萧倦胡乱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,像是一条失去理智的疯狗一样不停用下半身撞击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,杀了,杀了你!”月娘挣扎着爬起来,想要扑向萧倦却被逐宵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逐宵将解药给月娘服下:“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直接回去,等到明日你会看到这个人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娘泪眼婆娑,朝着逐宵行礼后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逐宵嫌弃的看了眼动作癫狂的萧倦,用被子把他一卷,扛起他直奔林员外后院的猪圈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陆宁晚早早就被沈重夜叫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迷迷糊糊地被伺候着更衣洗漱,陆宁晚一直等到被喂着用完了早膳后才清醒了过来:“今日怎么起得这样早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重夜见陆宁晚清醒过来,有些可惜看不到她刚才迷糊柔软的表情:“昨晚一切顺利,你难道不想去看看好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宁晚一下子来了精神,赶紧让沈重夜带着她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和沈重夜手拉着手来到了后院,陆宁晚这才靠近猪圈,就听到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救救我!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我不要和母猪在一起!”萧倦衣衫不整,他全身上下都沾染着深色的猪屎,正光着身子,躺在一头足有三百斤的母猪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母猪哼哼唧唧,用千娇百媚的眼神看了萧倦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倦吓的惨叫,几乎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——!”陆宁晚看清楚了萧倦的处境的时候,直接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情况,很容易让人想歪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倦听到了脚步声,转头正好对上了身后陆宁晚的目光,吓得尖叫:“不,不要看我,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宁晚看萧倦那样子,只觉得过瘾,正想嘲讽,就看到沈重夜抬起手来,挡住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疑惑地朝着沈重夜看去,陆宁晚便听他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看,小心长针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